2010.8.28

上个周末去到海边。不只一个人,却感觉形单影只。开车的司机却很能侃,说一口但潮汕普通话,纵情着自己的表达欲望。 我脑袋里木木的,什么也想不到,是听见他碎碎的唠叨使我头脑开始浑浑噩噩。于是闭目小睡,思绪攀沿着记忆的暗纹回到生命里最初遇见海的时刻。

有很厚的云层,和被蔚蓝海水映射的灰蓝色天空,海面保持一望无际的平静,如同母亲的巨臂一样带给内心的平静和安稳。内心隐隐作痛的某处也即刻被眼前的壮景抚摸平整,真的出乎意料。

我生长在华中腹地。见过的只有随流远去的长河和湍急暗涌的江面。见过的逼仄的河岸与激流的江水与此境却绝非一色。

太阳从西边落了下去,向着车窗直射而来,热辣辣的打在脸上。我半眯着眼睛,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是下午5点。

路边开始有出售泳具的摊贩占据着一截车道,有专人站在摊位的前端,挥舞紧拽着泳具的双手,努力的叫卖着。生活本真的面目便剖露在这日光斜映的时光里。真实而且可佩。

太阳不再那么热情的时候,我们便在度假村落了脚。随行的小孩长到139公分,购了张半票。

直面着壮阔的大海。

各自去到换衣间换上了泳装,我踏着细腻的海砂走进水里。四面八方都是来踏浪的游者,有浪潮涌上海滩。海水冲撞着人们的身体激起巨大的水花,苦涩的海水渗入嘴角。人们朝着海面啐了几口,继续迎击着自然无穷大的力量。我混迹在人群里喝下几口海水,苦涩得令我有丝毫呕吐的反射。随即向浪的另一头游了过去。于是懒懒地浮游在浅海海域里看在浪花中嬉戏的小孩。

一段美好的光景。

BTW:最近比较忙,很少有时间安静下来写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