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4/23

午后,你我坐在车子里交谈。你说,要去旅行,身边却已没有能结伴而行的人选。显然,大家都在忙碌。你听得见我放低车椅靠背发出齿轮机械的吱吱声响,我朝着车顶半开的天窗伸直懒腰,你便开始叽叽歪歪地说我没正行,跟我聊正紧事情的时候我总不在意。我大笑,其实我们都清楚生活的本质面目。我们有如寄居蟹一样蜷缩在各自的壳里,怀抱着唯唯诺诺的不满,诠释着跌跌撞撞的琐碎。可是生活不就是这样子吗?

我们都是一样吧,像是不能停止的心率一样,在命理线的左右离离合合。忙碌让彼此无暇顾及你我。

但是,心中仍旧拥有微渺的,被称作是梦想的美好事物吧。也许会有那么一天,我们为实现这个单纯无暇的念头,而默默地打拼着。也许会有那么一天,我们为淡忘这个曲折离奇的愿景,而碌碌无为的自我麻痹。也许也会有这么一天,我们为改变这份虚无的念头,而责备善良的他人。也许终究会有这么一天,我们都想逃离这个世界。抽离笼罩在身体外部薄雾一样膜衣,默默地审视着自我。只是也许,原因一切未果。

2011.4.3

右手的香烟未曾点燃,竟也无人知晓。

仅仅都关注着此刻你眼眸里树立的孤独盾,冷冷对峙着寂寞赠予我的锋利长矛。

我的左手仍旧笃定地牵起绵长的岁月。有如勇士一样英勇地朝着不明目的的前方慢慢行进。

涉足潺潺的细水。汹涌的波涛。

却终将暗淡。浅尝辄止的梦境永远无法满足时间的贪婪。

你的离开是否只为再次拥抱这样一个生命的色彩?

to 单车计划Cha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