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18

怯弱,就是当你面对那些已能预料的坏结果而举棋不定。我未曾怯弱,只时某时某刻,我无力抗拒自己。

我曾拥有过一段不太明朗的情感。被定义为不太明朗的结论,是因这个故事没有一个好的开始。一旦,事情没有好的开端而言,人们自然也不会去妄想,它能有个理想的结果了。

诚然,有关那段故事的开头就很是鲁莽,之所以断言是鲁莽的,自然是有头脑一热的坏决定,就像那时候生活得我行我素的自己,时常脑袋发热过了头。等到头脑慢慢的冷静下来,才明白自己用错的力量,导致事态的难堪与荒谬。就像一位医生面对未曾对症下药的疾症,直到患者已病入膏肓,才想要去检查下那道下错的药方产生这荒诞不羁的结果。

即使方子可能不会错,错的是用药的人。这样的猜测显然已成为了题外话。

在你一眼看清事实的当下,各种社会压力与舆论的使然,已阻止你继续任性。只留有惭愧和自责不断逆袭你的躯体。诺大的心胸就只剩下空壳,留下羞耻填满你掏空的内里。残存的感官因子不断的感受着错误的人,错误的事,错误的开始,错的结尾。一切,之于你而言。就没有正解可说。

此刻,你就得对症下药了。

对——症——下——药!

或许离弃,便是那时最为明智的举措。我便如此抉择。既算已经沦落为逃兵,至少,我也曾拥有一时的勇敢。错在你未曾抓住那一时的我,让我有机会苏醒。这样的说法似乎很苛刻,正如我已苛刻的告诫自己,只要是醒过来,就不再长长睡去。

恶习,便始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