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26

我曾数次在这个季节里,离开这座南方的城。
从涉世尚不知深浅的少年时期开始,一次再一次地,为逃避某些沉重而且婉转的事情去展开一场别开生面的落跑之行。一路上暗自将诸多虚幻的苦痛在内心信奉为命理,认定人生就该受此酷烈的锻造,一味的苛责将对错都归咎于自我,如同凌迟一样惨烈。
自然,这并非我此刻心境映射的现状。在我明白这些如闹剧一般上演的令人啼笑皆非的挣扎并没有带给自己任何欣慰之后。我便开始后悔做这样的事情,并且为一开始就没想过原谅自己,而感觉非常难过。


早前看见别人这样写——命运的巨臂与生命的卑微热烈相拥之后,你要么一蹶不振,要么拍案惊起。而我恰好介于这两者之间,尚且未感觉被上苍舍弃于不顾之地,也并没有觉得有沾惹半星半点的福荫。
你大可认为是一个不懂惜福和感恩的人,写下这样匪夷所思的话语。但是,又深知艰难而丰沛的悲情有多负重累累,况且大多数的人们甘愿平凡而且自在的生活,即使因为贫瘠而艰辛,也不要抱着莫大耻辱的秘密活在众目睽睽的世人之前。


可是人间总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秘密就埋藏在沉默之中。于是成年后的我们越来越沉默,甚至闭口不言。陈沛的情感便化成隽永的笔墨呈现在字里行间,字句真切到血淋而鲜活。
我从不仔细阅读我写的下字,因为不敢直视这些壮烈的记忆。
记忆里并非如此!
至少在我年幼的时候并没想过成长之后会有这样一团糟的青春在等我身陷囹圄。我姑且这样宏观地定义人生的这段光景。只是不同的是在荏苒的时光里发挥着强大的主观能动性。此时我并不哀怨人生的艰难与不顺,原因是生在人世,世间总有世间的烦忧与哀愁。


从工作开始我们就不断变胖,再也不是穿梭于校园瘦削而明朗的少年。
身穿着各色的职业装,遍布在公车地铁写字楼里,面色匆匆从而眼神空洞无神无色。时间都交给繁缛的工作和琐碎的生活,总觉得没有时间,却徒劳无获。
青春廉价得如一张面纸,用过就揉碎随手扔在人们避及的角落。无论它擦拭的是汗湿的双手,还是衣领上的唇印,抑或混着灰尘的汗珠,或是身上沾染的秽物,终将被我们丢弃在岁月里不盼不顾。


岁月会带给我们财富,也带去我们等值的光阴,然后等我们满足了一些欲望的时候,各种私欲又不断的左右你我。
数不清的欲望揭穿了时间的价值。我们便在漫长的时光里有如肩胛上抖落的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