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16

似乎要在这里呆过这个冬天,即使羊城并没有冬日可言。季节交叠在湿热而又猛烈的空气里,分不出春夏,亦看不透秋冬。活像此间的人世,隐秘而又浑浊的展现在你我眼前。目光所及,亦不过是些无法深究其中的表象,就像路人之间仅有的一面之缘,一切都还没来得及开始就已错身而过。而你我始终不会知道在错过什么。


诚如所言,我们对未知的事物怀揣莫名的憧憬和偌大的希冀。尚未来到人世既带有这份馈赠的美意,皆在我们思考进行之中。这份生生不息的念想,便在现实兑现的失望和喜悦之间不停歇地更迭。每一件让你感到碌碌无为的事情并非让你无失无得,或多或少总能在你心底寂静而深幽的湖泊里,洒下一抹涟漪。


生日被好友记错成昨日,祝福的讯息堆积在手机里,马不停蹄的提醒我二十三岁的日子将要过去。而我在生命的第二十三年却做着一些无意义的工作,说一些并不重要的话。留下两行滚烫的泪,面对着冰冷的面容。


只剩下一夜阴寒而冷寂的雨,伴一盏洒落寒光的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