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23

八月的广州,阵雨在雷鸣电闪后瓢泼而至。洗下窗棂上终年累积的扬尘,顺着外墙年迈的纹理汇成一沟细细的污水流入沆瀣。雨幕下的街道上,车辆和行人都化成一团灰影,疾走在这座城市忧伤的记忆里,冰冷而又镇静。

我不太清楚是第几次来探望这座城市。暌违已久的重逢,我应当如见老友一样诉说我们离别经年的故事。可所有心事都写在眉目之间,而你我一眼即能明了。

耳塞里张悬在唱,干净而又单纯的嗓音,轻轻地哼着那首二十岁的眼泪。我一边听,一边暗自在心底告诫自己要够坚韧。笃定就在心里划清楚一条深刻而意义非凡的界限。于是无论我站在界线的哪一边,我都无处回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