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7/22

亲爱的,你还不知道……七月都过去了大半。


清晨苏醒,晨光都已经漫入门帘。我愣愣地睁着朦胧的睡眼端坐在窗棂几净的门廊里,兀自凝望。绿植在古老而静谧的庭院里肆意地伸长,声声鸟鸣从没过屋顶的浓密树冠中传入耳廓。时光便在阒静中层层展开,此时此刻,凉风迎面,吹起雨后沉积在空气里的泥土气息在四周蔓延。


你们驻足在我面前,张开双臂紧紧地拥抱一起。像我们相识之后的相遇和离别一样漫长而宁静。时间就慢慢地在肌肤上凝结成新生的纹理。我们都不曾过问,默读着命运的垂青,神情庄重而坚定彼此的虔诚渴望。你信奉佛理,一切都已冥冥注定。如我一样听信天命。


二十岁,我们来这里。只因你们问我一句,你要不要一起。于是我背上换洗衣物坐长时的汽车,辗转而至,如同奔驰的河流汇入长长的海岸线里,激起无穷的暗涌藏入心胸。我在你们近在咫尺的地方木木地站立成大树,等你们张开双臂拥抱我。


十月的束河,落下绵延的雨水,一切伤口都在静谧中缓缓愈合。


亲近束河的时光就始如此,顺着潺潺的流水横越古镇。鱼肚般惨白的天光透过密布的乌云折入河底,冷藏进河中的酒水顺着暗涌的长流,碰撞出清脆叮当的乐章。被你听见,于是,你细心地将它写入手掌。顷刻,雨水便成串的从屋檐落下。我们光着脚板走在青灰的石板路上,任四溅的水花漫过脚背。你撑着雨伞走在前头,我们走在后面听你轻唱。那时候你说,我要我们在一起。


亲爱的,我还不知道……你那样爱我。


亲爱的,我还不知道……


唯记起离开的时候听见你们讲,就过这样的生活。就这样。于是,一别三年,然后你们就真的留在那里。电话那头的你讲,等你来,我们要一起。


我为你们画了一墙画,有命为长生的大树,扶桑纵情地开满半壁,金光满面,有少年静坐在树底。入夜,我们躺在地板上看攀附上穹顶的花朵,我闻到你黑色长发的幽香。我说你们要幸福。你们默许。


夏夜的温热渗进血液里,风从窗口吹起深绿的帷幔,月光照在静坐在长生树底的寂静少年的苍白面容上。


亲爱的,我还不知道……


天亮之后,我准备独自离开。你们站在庭院里紧紧拥抱我,你们叫我留下来常住,我答应我会再来。再见必不会令你们失望。


再见必定要幸福到不令你们失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