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7/15

袅袅的水汽从石板路上缓缓升起,身后的房屋便融化在那墙水雾之后。时值晌午,我露在衣袖外面的双臂很快就被烫得通红。北回归线附近的烈日当下,我在并不大的镇子里兜转了半日。

因为那时你说,要给你选一件礼物。

这在你什么都不缺的前提下,可算一个考验。事实如你也知晓,此刻我能拱手相送的,你身边必定都不曾缺少。而你所少的,此刻你我都在奋力找寻。

青春便是在这样的追溯和填补这样或者那样的缺口中逐日消逝殆尽。你对我讲,哪天我若安稳了,我就告别了青春。其实我不肯定真的还有这样所谓青春的事物可以与其挥手道别,只因为在这样寻溯的途中,我真的有竭尽全力。就如逐日的夸父一样,倔强而偏执地奔跑在坎坷而路遥的途中,身体在倒下的顷刻便在大地上幻化成了丛林,溪水,还有山脉。可当旁人细数着这些风景,已经无人记得起这些故事。

有的往日无人记起,有的事情我们缄口不言。

你不说的故事,或许都已随尘埃飘逝。

人们善于遗忘让自己难过和辛苦的事情,当我们看到欢乐的时候,人间疾苦便都抛向脑后如过眼云烟。可是某些事情不是你我记得就真的存在意义,抑或被我们遗忘就不再珍贵和难得。人生便是如此,成长必定存在因果,得失仅在你我心底标刻着价值的尺度上衡量。

我并不患得患失,只是在拾获和洒落之间认知到弥足珍贵的部分。即使未来我们无从得知。而此刻,唯一知晓我深爱你,愿赠与你最真的祝福和快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