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5

很久都没写日记。

无论是无意中窥探到了命运长河中散发稍纵即逝的微光的圆石。还是偶然听见于内心深处的寂静长廊里隙驹闪逝的回音。我都不曾一笔一划地记录于笔端。

只是仍旧心存感激。

感谢造物者赠予生活的苦乐。即算是与日衰退的记忆力,对于发生过的诸多繁杂琐碎,你我还有大可不必烦恼的沾沾自喜。大概缘由是不加时日,这样的思考必将荡然无存,剩下寥寥无几与生活息息相关的事态,才会让你我时刻惦记。包括,餐点的前菜,主菜,配酒,和餐后甜点。你都将在脑海中酝酿出篇幅冗长却毫无意义的文稿,好在开胃酒送上的时候,能娓娓道来用作缓解沉闷气氛的长篇大论。

已经没有习惯,仔仔细细细的记录某种生活。个中缘由便是这样的生活大可不必拿来馈赠和阅读。因为你我不会有同样的思考,同样的思考以前不曾拥有,同样,以后更不会出现。即使从来都不自信自己会是个睿智,果断,甚至勇敢的人。面对扑面而来的此类褒奖,往往谦卑的自以为是相形见绌。可是你也说,你遇见的是这样的我。

谈论自己,终究是个不上台面的事情。何况,很多时候我们不说真话。

可是,这就是人间。

人间总有别离。

选择从一个毫无眷恋的地点离开,并无困难而言。反倒是下定决心的那刻,让人释怀。我并不热爱这块乐土,所以并无长久的恋情萌生此处。或多或少的,此种原因也成为在内心定义这座城市并不重要的基石。一年就这样过去了。即不在南岸,也不在北端。面对惶惶不可终日的时光,终于松了口气——你又用事实证明,又浪费了大把时光。

时汇集成日,日集聚为年。

我们还能在忙碌不堪的罅隙里挤出空余的数秒来展望几次未来?现实与你面面相觑,而未来终究遥不可及。你我都在幻境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