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12

你拥有一座为你而亮的城吗?
除夕过去的凌晨一点,屋外鼓动耳膜的爆竹声,也随我身后一扇关闭的房门戛然而止。于是面对着窗外逐渐熄灭光亮的一座城市,提出这样一个看似并不明朗的疑问。
明朗的对立面并不都是迷茫。因为它存在着无限的可能性。就如一个地点,始终会有很多条能够到达的道路。问题便会有不同的提问方式与解答过程。而答案却各自明了。
不管你做了什么,不管有多可怕,不管有多痛苦。它始终都有存在的意义,就在你脑海里。不是吗?
你甚至从未遇到过自认为很坏的人。他们只是将过去放进地下室的房间,锁上门,然后就再也不走进去。

只当遇到一个对他而言很特别的人。他要做的只是扔给他这把钥匙。并说一声,打开了,进来吧。
但是见其真挚的那刻,门里面的世界却让你望而却步。因为陈年旧事都被浸染了黑暗的污渍,甚至像有吸食一切生灵的恶魔住在里面,事物被衔在散发着浓郁暗黑气息的巨兽嘴里。
巨大的压抑就从那个被打开门的房间里喷涌而出,你我始终想旁观这一切。可我们从持有了那枚钥匙的一刻起,就已决定不再置身度外。
或许,他是想过让阳光晒进那个角落里。此刻甚是明了——只要照耀片刻的光亮也能将黑暗吞噬干净。而此中被吞没的,包括这个地下室的拥有者。而你就是那道光芒。
可幸的事,它仍旧拥有一枚钥匙。说明它与那些谢绝观光的房间不同,残存了少量被探望的渴望。
你可曾有过渴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