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2.15

‎2011/‎2/‎15
有听到聪说她奶奶可以包饺子,很欣慰。蒜苔馅,我第一次听到。有次舅舅家将大蒜的根须作成一道菜肴,我只吃了一筷子,眼泪就掉了下来。
静子也做过的一道蒜苔炒蛋,第一次吃到。一同的另一盘菜是爆炒鸡丁,那是她第一次为我做菜。最近听闻她在网上说,她已修成正果宣布即将成婚。盼望各路仙友温馨祝福。是时候驾五彩祥云而去,奉上绵薄之礼。
似乎女孩为我做菜的事情,我都记忆得特别清楚。可是,每一个为我做菜过的女孩都已陆续成婚。
最早的是darling高中的蛋炒饭,然后是大学里S做过的一道失败的水煮鱼,和毫无特色的煎蛋。然后是刚说到的静子。
当然为我露过手艺的男生,我也历历在目。有大虾米吹嘘的得很巧妙,结果却截然相反的蛋炒饭。阿辉也做过小炒肉。吃得最多的,是在潮州工作的时候黑子的可乐猪脚和红烧排骨。
然后,就轮到你放置在我面前的大餐。
我第一次吃你做的餐点,我就在博客上写——人生不如做一个西点师,总能做出令人开心和可贵的感动。
难得,只是一个身为食客的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