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2.10

‎2011/‎2/‎10
春天,就要来了。夏天还会远吗?
聪告诉我他在凌晨被屋外吵闹的动静打扰,一通电话在他们家中激起了万丈高的浪。
今年76岁奶奶,身体的脏器在经过岁月的洗礼,终究是要失去鲜活的动力。她有微微地心房颤动,在早春沉寂而寒冷的夜晚,撼动了每一个子嗣的命脉。
他说那一整晚他都胆战心惊,始终都很害怕。
我一直追问他害怕的是什么,目的是让他能够清楚的知晓面对的恐惧的根源,是不可抗力的。像每个人的存在的事实一样,他们的离去也是必然的。
那个时说这样的话,不太吉利,所以我没有说给他听。只是叫他不要担心,祝福奶奶身体健康。
只因一切都冥冥注定,我是个认命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