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2.2

大年初一。
邀请玛丽安娜一家来威斯敏斯特,一起包饺子。用上你种在楼顶的韭菜。
种子在09年秋天,与一册写满你名字的日记一同送到。种子是我在市场买的,日记出自艾琳之手。那是我第一次给人寄信以外的东西。
你收到后回了一封很长的邮件给艾琳。说是感激她,感激她曾赠予他青春最真挚的祝福。收到邮件的艾琳哭了一晚,第二天的课堂上我看到她殷红的眼睛。
没有谈及那盒韭菜籽。
面已经被玛丽安娜和到恰到好处的柔软。你在吧台上铺上一层白白的面粉,拿葡萄酒瓶当做擀面杖。这是酒瓶除了乘放佳酿和酗酒行凶以外,我们找到的最实用和最恰当的用途。面皮被你赶得厚厚的,似乎是因为你说怕煮漏馅,你俩都卷起了衣袖,一双白皙而纤细,一双黄铜而结实。
近乎一个下午。从中午吃完披萨开始,简单的事情到我们手中,像政府一样使其变得复杂而合理化。
七点十分,有韭菜猪肉和白菜牛肉馅的饺子配上西芹,香菜,还有柠檬叶,放置在餐桌中央。一同端上来的还有你拿手的红酒烩肉,塞料火鸡,牛排与白葡萄酒。甜点准备了提拉米苏,柠檬派。
就差一个火锅,你后来这样说。
非专业的高级厨师。我们这样赞誉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