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30

今天应邀在玛丽安娜家吃晚餐。得知消息的你似乎不是很高兴。大概是不希望我与未婚妈妈有任何瓜葛。其实未婚妈妈不应该受到歧视,我姑且这样认为。你说,现实就是一种价值观和与之相反的另一种价值观无止尽的激烈斗争。听你得出这一套结论,我对自己的心理价值进行了细致的探讨,并且认为未婚妈妈加上一顿丰富的晚餐,总好过在冬夜里围着偌大的餐桌孤伶伶地吃电视餐来得温暖和喜悦。
于是这一路上我们再没有对话,你安静地开车,我在旁边安静地看你安静地开车。情况就像写下的这段句子一样百无聊奈。
我坐在车中把玩着iPod上的植物大战僵尸。也许有些过度地投入,导致现在看着屏幕上堆满的字符,都像是来来去的豌豆种子,仿佛一不留神,闪烁的光标就要张开大嘴将其出乎意料地吞噬。不会听见咀嚼的清脆声响,也不会有被种子击落的头颅与躯体滚落在字距之间。一场看似很文艺的大战,正在上演……
终究是佩服自己的臆想!切身证实,游戏仍旧是个混淆思维的好东西。
车子在一座古老的庭院外停了下来。有罗马柱撑起的高高门廊,上面缀满洛可可时代的藤蔓。学过建筑装饰的我,却说不出他的建筑风格与建筑历史。大概是我学到的那些东西,又从脑袋里回流到了课本之上。
“看来有时间是得翻出书本温故一下。”我自言自语。
“这里的建筑,书上很少有记载。最初的设想是要营建私人的城堡。”你说完落下了手刹,顺势打开车门。
玛丽安娜的弟弟在门口用不太流利的中文对我们说“你好!”
一起晚宴的有玛丽安娜的父母,四岁的儿子和十六岁的弟弟詹姆森。火鸡,豌豆,火腿,红肠,还有我叫不出名字的菜蔬,和色泽鲜艳的各类水果堆放而成的果盘。在初步估算已超过五米的餐桌上一字排开,充满了食欲。我们局促地坐在餐桌一面,长辈和幼童坐到了另一面。
“用餐的时候请不要谈话!”玛丽安娜在来之前通过电话叮嘱我们,“我的家人在这方面还是相对保守。”
晚餐吃得不温不火。没有任何的交谈,深色的大理石地面,倒影着浓郁的沉默。玛丽安娜很贴心地替我们递来各色的美食,用眼神告诉我们哪一样餐点我们得试试。
晚餐过后,他们全家开始围着壁炉看电视新闻。你坐在沙发上逗着玛丽安娜的小孩。玛丽安娜的父亲跟我分享各国的饮食文化,然后问到我会不会包饺子。我告诉他中国的北方喜欢面食,南方人也喜欢却很少有包饺子的高手。不过,有时间可以尝试尝试,到时候请他们过来。
这是一个把包饺子放进行程里的夜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