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5

你对几人说过一生一世?
一人,或者多过一人。又或许,得翻翻你陈旧的恋爱史。是否一位恋人馈赠一句。
诚然,生生世世的行程早已被排满,再次许诺给你的一生一世,已经排队到了万年之后。说的人信口开河,仅为博得更多泛滥的柔情。一句话,就像微微的春风吹拂着立春一过的桃树。听的那位,便在那柔软的春风里盛开了满面的桃花。面对信誓旦旦的谎言,抬起白皙的面孔抖擞着一树灿烂的绯红。其实,终究在你。
信,或不信。爱,或不爱。
是不悲不喜,亦不恨不爱。
过去的二十几年里,一直没有给人承诺一生一世的勇气。有点私心,有点胆怯。面对的似乎是个难题。却不料人生不像数学——虽然有千姿百态的过程,正确的答案便是独一无二的真理。
只是,你在寻求属于你的答案吗?
我,不清不楚。
聪是我的朋友,即将转到多伦多念大学。前段时间跟我讲多伦多的雪。顺便聊到,我们俩定要做一辈子的朋友。听他这样说的时候,我诧异了一秒,他就在那一秒的时间里,对我馈赠了他的一生一世。下一秒,或许连我自己都记不住,他赠与了我哪一生哪一世。
朋友是不分好坏。再好,也只是另一个姿态的自己。再坏,也坏不到哪儿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