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2

2011/1/2

15:20

手机里Screamin’Jay Hawkins用歇斯底里的声线唱着“I put a spell on you……”同时,有陌生的号码跃然于屏幕。犹豫片刻,大拇指小心地按下那小块被指甲掐出很多印痕的绿色接听键。

“喂,你好!”没等我打完招呼,Shine的声音便从手机里传了出来。他在乌鲁木齐。一座正被大雪笼罩的城市。电话讲了19分57秒。毫无目的的闲聊,毫无目的。我呼出的声音凝华成一股股白雾,不出半米随即在空气里失去了踪迹。屋外开始有雪籽落下,打在樟树的枝桠上滋滋作响,像是站在冷风里听到自己牙关紧扣的声声颤栗。

Shine站在17度的房间,穿一件贴身的衣物与我对峙。屋外是厚厚的积雪,折射着耀眼的光。他两个月后或将去到合肥,或将去到成都。问及我的行程,我告诉他尚且还没安排。然后定定地坐到床沿,顺式掖紧了盖在大腿上的毛毯。然后彼此咿呀了半晌,直到觉得聊下去也没其他意义,传达的念想都已送至。于是告诉对方我们要挂断电话。

放下手机的时候,时间已到15:50,想到2011年的第40个小时即将被挥霍怠尽,不免婉叹——时光总去得那么快,那么急。那么告诫自己,终要竭尽全力。

竭尽全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