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感激人潮中有你

2013/12/14

大学毕业三年,毕业旅行过后,我们就如同迎上风的蒲公英种子,蹭出花托被风向带向四处,作一名孤傲的游子。

世俗的锋芒却仅用此般短暂的光景,就将我们雕琢得形色各异。

 生活一直循迹着多数人理想的标尺,考上大学找一份体面的工作。买房。结婚。生子。再到盼子女考上好的大学,重蹈覆辙般穷其一生。生命轮转传递,周而复始,将结果直白而凌厉地雕刻成碑,满眼沉静肃穆地摆进人们眼眶。

你在哪个过程里驻足不前,抑或偏离轨道,亲朋必在第一秒投来意为关切的目光, 却如远处楼宇窗棂之间折射而下的耀眼光束。刺目并且惨白。仿佛你一步即酿成大错。亦只能在日积月累的里程中循序渐进,在阶梯之间花尽浑身解数。 直到站到新生与迟暮交叠的时日,才算过完纯善的人生。

多数人理想中的平凡人生不过如此。所有跌宕起伏亦会漫入广袤无边的浩瀚之中化成静谧。可人无完人。闃静之下同枕一片柔情月光,却总有人做不同的梦。

 

故事尽然不太美好的岁月,我们开始染上游子的通病——嗜睡和营养不良,还有无法深情地热爱。绻缱在名利交织的幻境里,不明目的。所幸有你。伸出温柔的手掌拂去额上日常繁琐之事滋生出的暴戾气息。揉去肩背的沉重抚平皱褶的衬衫。而你,亦不说爱我。

你再也无法像17岁那样倾其所有的爱一个人,因为你也不再是一无所有的年少,再也不能掏心掏肺的爱。

给出的心收不回、放不下、过不去。日升月沉,就逐渐长成了一个可怜的人,空空洞洞,交得出身体,却不交心。

没有真心的感情,便如天枰失去了持衡的砝码。不出时日,不稳的根基便开始在众目睽睽之下溃散、晃荡、崩塌。来得快,散得也早。即使散了也没多留遗憾,只不过换一张床或一张被。摸不到温暖。心的代价愈渐膨胀,寂寞的巨兽便在罅隙之间长满触角,黏湿地搭上后背。

 

探其因果,会不自觉地与我们的出生联系一起。

我们都是80后,在艾滋病发现之后反革命暴乱之间出生。被称为在改革开放后日渐发展崛起并与之一同成长的特殊的新一代。以孤傲,自恋著称。

有人说因为我们是第一辈在贯彻计划生育后出生的一代人,还有人觉得我们20几年的人生历程中目睹到的多是日新月异的美好。

但我们最突出的特征,似乎是对全世界的冷漠,对苦难的不屑一顾。归根结蒂仅仅因为没有真切感受过痛苦。

 

你曾不顾一切去亵渎生活原本姣好的面貌。和不同的人性交,吸毒,酗酒,将灵魂的触角伸向万劫不复的深渊,探尽虚幻的苦痛。在多数人的理想标尺以外的生活里,将自己化成一道利刃,刺向亲友,以敌对的姿态对抗全世界。

疯狂如你,却又有人恋你的疯狂。一旦沾上,就难以戒掉。

爱情终究不过是昙花一现,荷尔蒙仅在那一刹那让人们摒弃了现实的物欲横流。留下更多的,只有回馈物质本身的虚情假意。

 

我们在此般污浊的世界里难求自保,便不断被融合,成为一个崭新的个体,你我无异。混迹在大大小小的公司,在不知其所止的剧烈竞争中挣扎求生,贴上各色的标注,碌碌而无为的勤勤恳恳。难得清闲片刻,便端一杯清茶,远眺资本主义社会的金字塔上攀爬的人,投去羡慕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