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献给不为人知的怀念

2013/09/14

彻底放弃Wordpress,始终感谢WOPUS IDC给予过的支持。至此明白一点,过去的几年我那些愿想,并未来得及一一实现。

早段时日已将博客转移到Lofter。并不会因为时下流行的微博而放弃书写一段情怀。

我在此写下的字,并不为谆谆告诫,或自持为一个拥有多么高尚情怀的角色,来诠释彼时生命之中的尘芥。只当记下此刻的自己,他日若有闲情翻阅,定当为此番心情而难堪得面红心跳。

时至今日,距上次日记已过去漫长的九个月。即入秋分,我仍只身羊城。羊城便只有曝晒日光和暴烈的雨,聒噪然后宁静,扬起厚重的尘被落雨浇成化开的浓妆,抹在脸上。阴郁而且忧伤。

五月的时候父母送了一套的房子,紧紧地叮嘱我要过得快乐。恩泽厚重而又寄寓单纯。只是成年之后的我们都知晓,快乐也并非易事。紧凑的生活和工作化成一份份日程表。一小时的健身,十五分钟点外卖,诸如此类的节奏。

生活讯息如潮水涌上河堤,浪涛退去留下的一堆迟迟不干的积水,倒映出时间的光晕渐次消失在游走的云朵之间。喘息片刻才容得下自我思考。

意义是什么?意义在于,你皆以为的冷暖自知,而有人却在乎你过得是否真实。

2011/4/23

午后,你我坐在车子里交谈。你说,要去旅行,身边却已没有能结伴而行的人选。显然,大家都在忙碌。你听得见我放低车椅靠背发出齿轮机械的吱吱声响,我朝着车顶半开的天窗伸直懒腰,你便开始叽叽歪歪地说我没正行,跟我聊正紧事情的时候我总不在意。我大笑,其实我们都清楚生活的本质面目。我们有如寄居蟹一样蜷缩在各自的壳里,怀抱着唯唯诺诺的不满,诠释着跌跌撞撞的琐碎。可是生活不就是这样子吗?

我们都是一样吧,像是不能停止的心率一样,在命理线的左右离离合合。忙碌让彼此无暇顾及你我。

但是,心中仍旧拥有微渺的,被称作是梦想的美好事物吧。也许会有那么一天,我们为实现这个单纯无暇的念头,而默默地打拼着。也许会有那么一天,我们为淡忘这个曲折离奇的愿景,而碌碌无为的自我麻痹。也许也会有这么一天,我们为改变这份虚无的念头,而责备善良的他人。也许终究会有这么一天,我们都想逃离这个世界。抽离笼罩在身体外部薄雾一样膜衣,默默地审视着自我。只是也许,原因一切未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