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Darling

2010.7.24

一段不曾谋面的时光带走了我们叵测的三年,留给一次对峙三年之久的沉默。保持这良久的沉默却使我记起一些时光,记起,我不曾离去的日子。一段有浮云、群鸟、断线的风筝和飘往大地的落叶的时日。一段我独坐在长椅子上孜孜不倦的阅读着一些万物互相寄往的信件的时日。

云朵,是长空发往大地的信件。落叶,寄往了厚土。群鸟发自轮转的季节,而风筝是我写给你的信。这封信打破沦为沉默的时间。让我来不及记起,你曾远去的光景。

你的名字叫Darling。一个勇敢并崇尚勇敢的女孩。

三年的每一天,你的性情展开一场别开生面的人生。邂逅了一位直面人生而心胸坦荡的勇士,即刻奋不顾身地将自己的青春倾注在勇士的人生里。

你对别人说,你遇见的那位叫做“幸福”。说完,我仿佛看见你17岁的样子,站在烈日骄阳里露出八颗洁白的牙齿静静地绽露微笑。你就像你左耳朵上的三个白银耳环折射出恣情的光芒,毫不娇纵的照亮着远离尘嚣的梦想。

却不会有人以为你就那么轻率,默默地定夺了自己的终身大事。也不会有人以为你的任性,还像大海一样有着与生俱来的固执。于我,于你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没有如此的念头。我们笃定难过和喜悦。

那日,是你20岁生日,在我过完20岁的第十天。我在这座城市办完一些事情,想去看望你。给你打去电话之后,寒冷的天气令我莫名的局促,接了几通已忘记目的电话,头颅重似灌入了铅水。我踱步走进最近的超市挑了一口袋五花八门却并不适合你口味的食品。那日,我发现我已经忘记你的喜好,就像我淡忘你的面容。

我知道你很难过,像我一样难过。

你不放心我独自坐车,我告诉你,我的状态不适合去参加你派对。于是你不勉强,叫我到了给你简讯。你送我进站,看着你走进夜幕,你挺着瘦削的背脊冷傲的穿越人群,左耳便是一颗闪耀光芒的明星,让我在人海里看见你。我笑,我们都有赤子一般的真诚。

18:30

我坐上开往属于我城市的火车,寒风默默地吹过我们诞生的季节。我给舍友发去短信,托他40时分钟后带上我的棉袄来车站接我。40分钟,便是两座城市之间的距离。不可逾越。

你在路上发简讯给我,说下次我经过一定记得来看你。我笑了笑,背靠着震动的车厢闭目而眠。说好了,是我到了才给你发简讯。

听说一个女人的感觉就是最高法院,你唯独证实了这一点。你和勇士去登记结婚,在过完20岁的生日不久。你什么也没说,我尚且不知不觉。早日和朋友一起喝酒,才被他们提起。你很平静,就像困倦了的大海,无视栖息在海港里兀自聒噪的水鸟。我想,这是你生活的盛宴,我得以为你释放一只风筝,飘走远去。

The End!